扫一扫,在手机端浏览
中牟縣志卷之首 宸翰 御製楊橋河神碑記 乾隆辛巳七月,豫中秋霖大至河溢祥符黑堽口,急命侍郎裘曰修馳傳勘視。俄而會城驟漲侵淫,遂隤楊橋隄,奪溜賈魯河。河臣張師載、撫臣常鈞連牘以狀聞,且惶恐謝守土不謹。朕曰:爾勿棘。爾分蒞有界限,惟豫艱是圖,寧爲全河計。乃者燕、齊迤北並積潦,匯中州而下,勢必張,所過事乘障不已,將釀南河患艱。以上游之治治今爾疆陂堰,縱不戒未越宿,而徐城暴長之水乃陡落庸渠,非不幸之幸。然爾時賈魯方演漾潁壽注洪澤湖,日夜挾沙奔流,淮病黄愈病,是不亟治上游,而下游又烏可以不治治於時。大學士劉統勲、協辦大學士尚書公兆惠就行在授指往董厥事,而撫臣常鈞等方議盡塞南岸旁决之口,徐興築楊橋隄。咈哉!旁口益堵,即大溜益湍,此何異醫者不察標本,欲悉壅閼諸孔竅,妄覬調停腹潰哉?咨爾胡寶
論 悦樂園論學婁躋壽 今人之學,弊在有空文而無實踐,摘章句,工詞翰,非不戛乎其難之。然難其難,究歸於一無所濟也。若主敬存誠行恕,著實遵行一卷之書,有終身用之不盡矣。如《弟子入則孝》一章,《賢賢易色》一章,《君子不重則不威》一章,但能讀此三章書而力存之,非即聖賢之徒歟!吾嘗謂學者,不必多讀書,但求實踐,以期於有用而已。伊川先生曰:『讀得一尺,不如行得一寸。』蓋讀書不力行,只是説空話也,竟何益之有哉。 時論清光緒十年十月十五日日記婁躋壽 文以八比詩賦字取士,誤盡天下文人;武以馬步箭刁弓石取士,誤盡天下武人。自有明迄今,幾五百年,而文武兩途無人矣。即如明末,正人止能盡節,小人反去降賊,未見有雄才大略旋轉乾坤者也。雖王陽明豐功偉績,標炳天壤,要不以八比見長,而其學乃爲有用之學。即如我朝左文襄,亦不以八比見長,而削平禍亂,不愧爲朝廷柱石。然則文人之八比文章,與武人之刀弓石,果有何用乎?而第能用
中牟縣志卷之八 人物志 孔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况中原文獻之區。牟去嵩不遠,應有偉人奇士锺扶輿清淑之氣而出焉者。三代以後,文德武功、忠臣孝子代不乏人。癸丑軍興以來,其慷慨捐軀從容赴義者,生既有異,死而猶馨,任其泯没焉可乎!若夫松壽稱德,筠節流芳,則熙朝之瑞,培養之澤也。志人物第八。 賢哲 周 甯越 中牟人。勞於耕稼,謂其友曰:『何為而可以免此苦?』友曰:『其學乎,學三十歲則可以達矣。』甯越曰:『請以十歲,人將休,吾將不敢休;人將卧,吾將不敢卧。』乃發憤十五年,而周威公師之。著書一篇,見《漢書,藝文志》。
民國中牟縣志 一 天時志 星野圍說圖見後 古高辛氏火正祝融之區。《禹貢》兗豫二州之域,中牟,豫次天文角亢分野。《史記》:角、亢、氐,兗州。房、心,豫州。《漢書·地理志》:魏地,觜觿、參之分野。其界自高陵以東,盡河東、河内,南有陳留及汝南之召陵、?疆、新汲、西華、長平,潁川之舞陽、鄢陵,河南之開封、中牟、陽武、酸棗、卷。又韓地,角、亢、氐之分野。今河南之新鄭,及成皋、滎陽,潁川之崇高、陽武。《唐書·天文志》:角、亢,壽星也。初軫十度,餘八十七,秒十四少。中角八度,終氐二度。自原武、管城,濱河、濟之南,東至封邱、陳留,盡陳、蔡、汝南之地。管城即中牟。《宋史》:開封府及東京路得兗、豫、青、徐之域,當虚、危、房、心、奎、婁之分。天文分野中牟於十二支屬卯,於二十八宿屬心。 舊按:中牟,星野有主、角、亢、氐者。據左氏昭公傳云:龍,宋、鄭之星也。
平台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