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在手机端浏览
云南个旧市政协文史委 编
《汉书》中的半句话 □张俊 在介绍个旧与云锡历史的众多著作中,大都有这么一句话: 《汉书·地理志》载: “武帝改滇王国为益州郡,中有贲古县,其北采山出锡,西羊山出银、铅,南乌山出锡。” 可是,引号中的这句话并不全是《汉书·地理志》的原文。 《汉书·地理志》对汉朝各郡国建制经过和变革,以及各地的山川、物产、交通等作了概述。对益州郡是这样介绍的: “益州郡,武帝元封二年开。莽日就新。属益州。户八万一千九百四十六,口五十八万四百六十三。县二十四:滇池……双柏,同劳,铜濑……连然……俞元,收靡……谷昌,秦臧……邪龙,味,昆泽,叶榆……律高……不韦,云南,嵩唐……弄栋……比苏,贲古,北采山出锡,西羊山出银、铅,南乌山出锡。毋极……胜休……健伶,来唯……。” 可见,《汉书·地理志》中在介绍贲古县时,并没有本文开头引用的“武帝改滇王国为益州郡,中有”这样的话,只有后半句“贲古,北采山出锡,西羊山出银、铅,南乌山出锡。” 这就带来一个疑问,既然这不是《汉书》上的原话,为什么《云锡志》、《锡都古今》、 《个旧矿史溯源》等却照引不误?它的出处在哪里? 笔者查找了一些
云南个旧市政协文史委 编
日本飞机轰炸个旧 文 史 1937年7月7日,日本人发动震惊中外的“七七”卢沟桥事变。 仅仅两个月时间日本侵略者就占领了我国华北许多地方,战争的祸患在中国大地上蔓延,当时全国人民同仇敌忾,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积极支持抗日战争。个旧地区著名的开矿老板、个旧商会理事李恒升先生为国担忧,为国解愁,慷慨解囊捐资100万,购买一架战斗机支援抗战。私人捐赠飞机支持抗战,当时全国只有两桩,除李恒升外,据说还有豫剧演员常香玉。 1937年8月10日,个旧各界人士在云庙举办了盛大的仪式,大殿前的天井大院,两侧厢房楼上楼下,以及大门进来的空旷院落均挤满了参会群众,总人数不下四五千。李恒升站在台阶上激昂动情地说: “抗日救国、匹夫有责,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李恒升是依托个旧锡矿发起来的,是得到大家的支持,广大工友的辛苦劳动发起来的,拿点钱出来支援抗战很是应该,谢谢大家,谢谢!”李恒升支援抗战的慷慨义举几十年来在滇南一直被传为佳话。 抗日战争爆发后,个旧除了生产国家军需物资大锡以外,还肩负了一项特殊的使命——出口换汇支援抗战!个旧人民为支援抗战,冒着生命危险持续转运物资。日本人深知个旧大锡在世界经济
云南个旧市政协文史委 编
灵官宝阁何时建 口张 俊 灵官阁,原为个旧宝华寺之山门。古人云: “其楼高出云霄,远视千里。四方之游者,每乐而忘返,固境内一大观也。” 据有关材料介绍,宝华寺建于清康熙初年(1670-1675),而灵官阁为康熙五十年(1711)个旧厂委蓝廷翠捐资建盖。笔者心中一直有疑问:宝华寺建成于康熙十四年(1675),为何山门时隔36年后始建? 几年来,笔者常到宝华山行走。在写有“个旧市文物保护单位宝华山寺”院墙之后,发现上世纪八十年代修缮时留下的一堆建筑弃物,其中有一些残碑引起笔者的注意。这堆残碑中,可见名称的有“太上会碑”、 “同人兴善碑”等,有一块碑字面朝上,但被“太上会碑”压住大半,看不到碑名,只露出左边一小部分碑文。反复端详,隐约可见“王师下滇”、 “能不令人生敬耶”、“蓝君想亦此山之外护法矣,予何吝而不为之镌石”等句及立碑年月、撰稿人和刻工姓名等。笔者猜想“蓝君”应是指蓝廷翠,此碑很可能是记载蓝廷翠建造灵官阁事迹之碑,觉得这应该属于文物,故曾向市博物馆、宝华公园负责人谈过此事,请他们予以收藏保护。 最近,由于个旧市政协要编纂价旧市文物概览》,笔者建议将此“灵官阁碑记”列入其中。十月初,
出版时间:2011年12月
平台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