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在手机端浏览
圣火传荆楚,荣光耀江城。10月16日,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武汉站火炬传递活动在东湖绿道举行。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蒋超良,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黎火辉,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晓东出席火炬传递起跑仪式,国...
1天前/市级
  • 29日上午,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交通大队机动中队四级高级警长刘五桥,登上了武汉前往北京的高铁。他将参加10月1日的国庆70周年阅兵观礼。 9月24日接到公安部的通知,刘五桥的心里就一直难以平静:公安部组织76名公...
    18天前/武昌
  • 1日上午,新洲区农业农村局抽查4家生猪饲料卖场,检查生猪饲料中是否添加瘦肉精等违禁药品。检查结果显示:违禁药品添加为零。 检查人员告诉长江日报记者,上月底区人大常委会开展猪肉安全电视专题询问后,按照人...
    2019-09-05/新洲
  • 近日,汉阳四新片区的多个小区微信群和QQ群里传播着一条好消息——四新片区正式开通运营第11条公交线路公交337路,并正式优化调整了公交517路、547路的运营走向。 “我们在武汉城市留言板上的呼声得到了积极回应,...
    2019-08-30/汉阳
  • “真的是太方便高效了,我不用顶着大太阳远距离来回跑,节约了路费也节省了时间。”14日,在武昌区政务服务中心,市民庞先生只花了约40分钟,就顺利完成了自己在洪山的一处新房交易、办证全部手续。 庞先生介绍,...
    2019-08-15/武昌
  • “以前我们这里污水直排水沟,夏天异味很大,蚊虫乱飞,如今气味没有了,蚊虫减少了,环境也好了。”新博村村民黄瑞峰讲起治理前后生活的变化。 8月9日上午,记者来到黄陂区六指街新博村。村里道路宽阔平整,村前...
    2019-08-12/黄陂
  • 8月9日,央视《新闻联播》头条播出《住房保障圆了2亿困难群众“安居梦”》,其中提到,青山区有着武汉最大的棚户区,从2007年棚改工程启动到2016年居民全部搬迁新居,这里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报道中提到,不久...
    2019-08-12/青山
  • 编者按 今年是“基层减负年”。各地各部门在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和省委省政府工作要求时,有哪些动真碰硬查摆整治形式主义、切实减轻基层负担的好做法?基层干部群众感受到哪些新变化新气象?本报即日起推出专...
    2019-07-30/江岸
  • 武汉之东正沃土 “大航天”+“大健康”共筑新洲未来经济强引擎 图为:新洲城市规划馆实景图 图为: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产业港实景图 作为长江主轴远期的东北起笔段与发力点,新洲已成一方沃土之地。 曾经,新洲更...
    2019-07-25/新洲
《武汉文史资料》编辑部
武汉解放初期对四次物价涨风的平抑 李修鲁 1949年5月16—17日,武汉解放。5月22日,市军管会正式成立,负责维护地方治安、接收旧政权各单位等工作。5月24日,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负责市内各项行政工作。市人民政府成立后,由于有些私商囤积居奇、操纵金银黑市、投机倒把,也由于市人民政府对市场管理还缺乏经验,所以在武汉解放初期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市场先后出现了四次较大的物价涨风。但这四次涨风都在市人民政府采取有力措施后平抑下来。那些原来对共产党能否解决物价上涨问题持怀疑观望态度的人,受到事实的教育,转变了看法。他们认为,共产党真有本事,国民党政府长期不能解决的物价问题,竟然在共产党领导下很快得到解决。 我解放后不久即参加银行工作。据我所知,几次物价涨风的平抑,银行都是直接参与其事的。兹将所知,述之如下。 第一次涨风的平抑 第一次涨风开始于1949年5月下旬中期。这次涨风是由于银元黑市价格的波动而引起的。 武汉的银元黑市由来已久。国民党政府于1935年11月4日起,实行法币政策,禁止市场使用银元。抗日战争时期,法币逐渐贬值,银元黑市渐起。抗战胜利后,法币贬值更剧,银元黑市已经趋于公开化。19
出版时间:2011年12月
《武汉文史资料》编辑部
是一位什么样的总书记 向忠发 (北京)杨奎松 一个遭人鄙视的总书记 总书记一职,曾经是中共党内最高领导职务。在毛泽东六届六中全会成为中共公认的领袖之前,中共至少有过五任总书记。但在这五任总书记当中,却只有一位是工人出身的,他就是向忠发。 这个唯一工人出身的总书记,其在位3年的时间里,不仅没有留下什么轰轰烈烈的业绩,反而成了中共历任最高领导人中唯一的一个被捕变节者。尽管向忠发被捕3天就被处死,但死显然也不能洗刷他向国民党出卖自己组织的机密而带来的耻辱。他因此成为中共党史中一位最受鄙视的党的领袖、。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被发现的有关向忠发的文字资料,都是有贬无褒。向忠发的工人身份,被说成是“流氓无产者”;他的文化程度,被说成是“大字不识几个,连文件也看不了”;他在党内的作用,自然只是“挂名”;而他的个人品质,更是恶劣不堪,因为据说他自任总书记以来,在那种极端危险的白色恐怖的条件下,竟长期“利用职权大搞特殊化,追求个人的物质享受”,“贪污了党的很多经费,吃喝嫖赌什么都干,甚至还包了一个叫杨秀贞的妓女整天在他的住处鬼混”,以致“党”反过来“研究决定”派人监视自己总书记的“种
出版时间:2011年12月
《武汉文史资料》编辑部
◇刘西尧 我国“两弹”研制决策过程追忆 1958年中苏关系恶化。1959年6月12日,苏联单方面撕毁中苏两国签订的国防新技术协定,拒绝向我国提供制造核武器的技术援助。 1960年7月16日,苏联政府照会我国政府,撤回在中国的全部专家。所有这些丝毫没有吓倒中国共产党人和站起来了的中国人民。赤胆忠心、博学勤攻的中国科技专家们,满怀着保卫和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的激情,和全中国各族人民一道,不信邪,不怕压,坚信自己的力量和智慧,继续坚定地向前进。 事情总是一分为二的。新中国建立初期,苏联和东欧各国对我国的援助,对我国的现代化建设,包括国防尖端技术的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他们把我们卡得很紧,一片过滤膜掉在地上,也要用吸铁石把它吸走,怕我们拿去仿制。断援后,他们的人都走了,不但打掉了我们在一定程度上还存在的依赖心理和行为,也使我们可以放开手脚干了。 聂荣臻提出研制新型材料的任务,毛泽东批示说“是一个重要建议,应当予以处理” 1959年,聂荣臻副总理向国家科委提出了研制苏联拒援的国防尖端所需新技术原料和材料,简称为新型材料的任务。为此,把原来主管国防军工协作任务的国家科委一局改为新材料
出版时间:2011年12月
武汉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政协江夏区文史资料委员会 江夏区委政法委员会
从事十年公安工作的回顾 魏修祥 我于1987年调入武昌县公安局工作至今,弹指一挥间,十年过去了。在这十年中,我县全体公安干警、武警官兵和保卫干部,经受了各种斗争的严峻考验。特别是在“严打”、1989年春夏之交政治风波;抗洪救灾等重大斗争及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各项公安保卫工作中,以对党、对祖国和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不畏艰苦,不怕牺牲,恪尽职守,顽强拼搏,为维护我县的政治安定和社会稳定,保卫经济建设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一、打击各种敌对势力的破坏活动 我们始终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把维护政治安定和社会稳定放在公安工作的首位。把捍卫国家政权,捍卫党的领导,捍卫社会主义制度作为根本任务,针锋相对地同各种敌对势力、敌对分子作坚决斗争。一是遵照上级党委和上级公安部门的指示,我们于1989年和1995年,对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危害国家稳定的敌对势力和非法组织的猖狂活动进行了集中打击。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我们旗帜鲜明地站在斗争的前列,精心组织,果断处置,有效地劝阻了我县“移民”借机集体上访和部分大、中专学校的学生集体上武汉声
出版时间:2011年12月
《武汉文史资料》编辑部
◇方子翼(口述) 李清扬 贾晓明(整理) 中国空军“大西洋部队”的创建 新中国成立之初,我空军的各项筹建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在此期间,作为中国空军的一名老飞行员,我也忙得不亦乐乎,25天内完成了第三驱逐航校的组建工作,任第五航校校长后,受刘亚楼司令员指派,负责组建我空军第四混成旅第十一驱逐飞行团,并兼任团长。 奉命前往上海,“见识”米格-15 不知不觉中到了1950年7月25日,我接到刘亚楼司令员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刘司令员不紧不慢地问我:“方子翼呀,你还记得上次在北京谈话时我给你的诺言吗?”我说:“记得,您不是说下次成立部队首先考虑我吗?我天天都在盼着呢!”刘司令员说:“我现在要成立一个三个团的全喷气式飞机的空军旅,叫你当旅长,干不干?”我是个闲不住的人,一听这话,当即大声回答说:“干!干!”刘司令员说:“好吧,你明天就去上海虹桥机场,到混四旅第十团去见识一下喷气飞机米格-15的训练活动,时间不超过一周,回来再接任务。” 司令员的话太惊人了,完全出乎我的预料。我连夜准备,第二天就乘火车去了上海。到达虹桥机场后,我向第十团团长、我的老战友、在新疆时一起学习飞行的老同学
出版时间:2011年12月
《武汉文史资料》编辑部
◇哈战荣 一波三折的中共七大筹备工作 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召开的中共七大,是我们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召开的极其重要的一次大会。它是中华民族的精英聚集一堂,为了中国的前途和命运而举行的一次盛会,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是中国共产党发展史上伟大的里程碑。这次大会之所以能取得辉煌的成就、巨大的功绩,缜密而扎实的前期准备为它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多次动议酝酿开会 中共七大于1945年召开,距1928年召开六大历时达17年之久。其实,关于召开七大的动议早已有之,仅准备工作就进行了多次。 1931年1月7日,扩大的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在上海召开。会上,有的代表提出召开紧急会议,中央总书记向忠发在政治局报告中也提出“党现在就应开始准备七次大会”,共产国际代表也表示赞成,全会决议案便决定“委托新的政治局开始必须的准备工作”。此后不久,由于国民党军队连续对中央苏区发动“围剿”,战事连绵不断;党的最高领导机构中连续出现顾顺章、向忠发被捕叛变事件,中共中央在上海也站不住脚,被迫转移到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撤出中央苏区,进行战略转移等原因,召开七大之事便难顾及了。 中共中央
出版时间:2011年12月
平台导航